您当前位置: 文史资料
五十年代初期的元江县山区教育
2017-02-23 10:30:06

解放前,元江县的山区教育事业十分落后,有许多村寨连个小学毕业生都很难找到。解放后②,元江县人民政府为了改变这一落后面貌,在元江中学开办了一个“小学师资训练班”,通过考试招收一批历届、应届高小毕业生和初中修业在乡青年,作为培训班学员,通过一段时期的培训后,即分配去县内山区开办和恢复学校。训练班主要开设语文、数学、政治(革命人生观)、音乐、体育、教育学、心理学等科目,前后共开办了三期训练班。我是第二期毕业的,我们这一期学生分配到全县山区学校后大多成为了各小学校的教育骨干。

我们这一期训练班是1951年9月5日从因远(师训班校址)自带行装步行到县人民政府(元江城)报到的。报到后的第二天,县长刘朝义在县政府大厅作了动员讲话,强调了当时做好教育工作的重要性、迫切性。他还鼓励我们说:“什么工作都一样,都离不开五个字——为人民服务。”这句话,永远铭刻在我的心头。县长动员讲话后,县政府文教科长王乙同志宣布了工作分配名单,我们大家都高兴地接受了任务,我与张俊、曾弥生、聂率典、武琼仙、刘世英等同志被分配到当时的第一区(辖今青龙、龙潭、洼垤三个乡镇)工作。9月7日,我们几个年轻人就背上背包、行李奔赴一区区政府报到(区政府所在地是在今朋程村)。

当时我被分配去五寨地阿乃乡(今龙潭乡)黑嘎莫村开办学校。黑嘎莫村是五寨地的偏僻地带,经济文化落后,可谓“穷乡僻壤”,坡陡箐深,周围有莫作垤、它科垤、高梁地、小邑甲冲、山咪冲等村寨,每个村子有20~30户彝族农户。千百年来这里没有几个人上过学堂念书,仅有一个方老先生(名字记不清了)读过几年书。当时,阿乃乡乡长杨金奎(共产党员)介绍我去黑嘎莫村找农会主席杨文亮商量办学的事,杨文亮说:“党和政府派你来我们村办学,群众是很欢迎的,但是这里没有学校,没有公房,没有庙宇,没有桌椅,怎么办起学堂呢?”他的这几个“没有”在我心头上泼了一盆冷水,让我一晚没有入睡。办学校是我的责任,是上级交给的一项政治任务,不办不行!我想来想去,觉得再大的困难也不能屈服,必须依靠群众,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困难,无论如何也要把学校办起来。杨文亮看出我办学的决心很大,便主动带头把自己的住房(土楼房)让出一间耳房做学校,下层作为教室,上层作为教师宿舍,房间大小不过20平方米;桌凳是用群众临时捐赠的木板、土基搭起来的。经过一番准备之后,我们的学校终于在1951年9月12日开学了。然而,古老的土房光线很暗,早晚只能以明子火照明(因当地没有煤油)上课、上自习。后来,我们又发动全村群众开辟了一块操场,但球场修建好后,球板上的球圈又一时无法解决,幸好群众有智慧,从大山箐里找了一根粗藤子捂成圆圈当球圈使用,才算解决了此难题,学生们也最终才有了一个开展文体活动的“像样”场所。

开办学校在当时当地是一件十分新鲜的事,所以农家子女都迫切要求上学,甚至有的已婚青年男女也来报名读书,但当时的教室最多只能容纳20人,怎么办?我只好采用“二部制上学”:白天给儿童上课,晚上办农民识字班教农民识字。还教唱一些当时流行的革命歌曲,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唱祖国》《团结就是力量》《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志愿军小唱》《南泥湾》《集体舞曲》等,青少年们被这些歌曲所吸引,深夜了都还舍不得离开学校。学生越来越多,教师的工作从早忙到黑,但因为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很高,作为教师,我心里感到十分高兴。

当时由于教师紧缺,大多数地方都是一人一校,实行两级、三级甚至四级复式教学,校长、教员、工友都是一个教师承担。假期里学生放假,但教师却不能休息,还得参加当时的一些社会工作,如土地改革、粮食统购统销、代表普选工作、互助合作组织等各项中心工作的宣传活动都得参加。我参加了两批土地改革工作,那时觉得自己在铲除封建土地所有制的伟大事业中也尽了一点微薄之力,并因此而感到荣幸。

那个时候的学校经费及教师待遇都比较低,因为当时县、乡人民政府刚成立不久,还没有能力拨出专款用于学校建设和支付教师工资。当时教师的工资是用地方粮开支的,每个教师月工资是50公斤大米,折成现金不过7、8元人民币,这就是每月的总收入,除此以外,没有其它的任何待遇享受了。作为工资的这点大米,也因为当时尚未建立粮站,不能按月领取,平时只好向群众借用,待公粮征收领取后再赔给群众。教师所用的炊具及其它生活用具也都要个人自备,没什么经费可报销。还有课本、粉笔、学生所需纸笔文具等教学用具都得教师亲自到离学校四五十公里外的元江城购买,而沿途交通又十分不便,行走在丛山峻岭中的羊肠小道上,常常会迷失方向,有时钻进深箐里,半天路程往往要走到两头黑。不仅行路艰难,还得警惕蟊贼拦路抢劫。但是,条件再差、待遇再低,教师的工作热情都很高,遵守纪律的自觉性都很强,不论开会、学习、教学,都能按时报到、按时归校。我们这批年轻教师虽然学历低,但通过努力,后来都成了教育战线上的骨干。我们先后恢复和创办了五寨地的阿乃、黑嘎莫、牛尾巴冲、一甲冲、孔单、路通铺等学校,改变了当地农民子女不能读书的状况。

如今,看到当年在牛棚似的教室、土基搭板的桌凳上读书的孩子们,都在不同的岗位上从事社会各项事业建设,有的还担负着重要的工作,他们的地位、职务、待遇都远远超过了我们,但这恰好是被人们比作“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人民教师值得自豪之处,我深感荣耀。

【作者】杨仲勇:退休教师。曾在多所山区小学校任教,其间参加过扫盲、小学教育整改等工作,退休后经常在《元江文史资料》元江《绿洲》等刊物上发表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6 yuxi.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玉溪市委员会
制作单位:玉溪网